车友之家
您好!欢迎来到 车友之家       在线留言
  车友之家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正文  
罗焕德的离奇死亡——德昌公安交警大队“1·30”交通肇事案侦破纪实
发布时间:2017-04-18 12:38:57  阅读:1385  编辑:manager
 
分享到:
 
      勘查迷雾
      1月30日晚8时30分许,天空淅沥地下着小雨,天气很冷,德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值班室接到指令称:“在德茨路巴洞乡红旗桥路段,一人横躺在道路上,头部流血,生命垂危,已通知巴洞派出所到事发地维护现场。”
      接警后,副大队长焦斌带着民警李正元、李建、宁加彪和德昌县医护人员赶到现场。经确认,受伤的老人已死亡。凌冽的寒风,让侦查人员的心揪成了一团,在为死者伤感的同时,侦查人员知道晚上又将是不眠之夜。大家迅速打起精神立即对现场进行勘查,数支手电亮了,大家分头寻找现场的所有痕迹,但现场除了这名男性死者横躺于路中,地上有一大滩血,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痕迹!
      焦斌立即向分管副局长杨吉刚汇报,杨吉刚指示:“必须尽快破案,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案”。杨吉刚指示由交警牵头、特勤中队和巴洞派出所配合,同时邀请凉山州权威的法医到德昌对死者进行尸检,待检验结果出来后再对案件进行定性。接到指令,交警大队副大队长焦斌立即对案侦工作作了安排,将案件暂时按照交通肇事逃逸案进行侦破,由巴洞派出所的民警对事发现场进行警戒,茨荙派出所对从德昌县城方向到茨荙乡的车辆进行设卡排查,交警大队城区中队对茨荙乡方向到德昌县城方向的车辆进行设卡排查。
      随即,巴洞派出所教导员向阳马上带人对事发现场进行了警戒封锁。焦斌也将出警的人员兵分两路,一路对现场进行勘查,一路立即对事发路段周边进行摸排走访。通过对现场的初步勘查,确认死者为当地63岁的农民罗焕德,死者除头部外,其他身体部位没有任何伤痕,衣、裤、鞋、袜等均完好无损,焦斌、邱富权均闻到死者身上有散发出来的酒味。为确保案件的定性及后面的侦查工作,焦斌安排将死者遗体从德昌殡仪馆拉走保存,待尸检后再做处理。


      扑朔迷离

      罗焕德的离奇死亡,在他的家乡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他可能是被车撞死的?有人说他生前嗜酒如命,迟早是醉死在这条路上?更有人甚至怀疑他是被故意打死的?加之出事当晚根本没人看到,现场也没有什么痕迹,这起案怕是破不了!然而,专案组所有成员并没有被外界的这些声音所干扰,依然不遗余力地开展案侦工作。
      1月31日,交警大队办案民警委托凉山州知名法医谢晓波老师对死者进行检验。检验结果显示“死者右侧面部粉碎性骨折、塌陷,左侧后脑颞枕部粉碎性骨折及颅底骨折,构成致命伤,其死亡原因符合交通事故的损伤特征”。
      从尸体检验结果来看,民警初步断定该案是一起交通事故肇事逃逸案,同时排除两轮摩托及两轮电动车作案可能。方向明确了,办案民警都兴奋起来,大家都认为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但兴奋完后又陷入了忧虑,现场什么痕迹都没有,怎么去找肇事车辆呢?
      1月31日下午4时,德昌县交警大队召开了案情分析研究会,会上大队成立了“1·30”专案组,由副大队长陈文伟担任组长,事故中队中队长李正元任副组长,民警万里、邱富权以及多位协警为成员。随后专案组把警力分为三组,一组调取县城附近的公安卡口监控及案发路段附近的社会监控资料,对进出事发路段的车辆进行视频追踪,另两个小组分别深入事发段公路沿线展开走访调查,努力寻访破案线索。此外,各小组分别开展案侦工作,每晚8时准点到大队汇集当天的工作情况。
      在非常细致的摸排后,对死者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死者罗焕德,家境贫困,嗜酒如命,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儿子在外地打工。平时未与他人结有仇。在事故发生前几分钟,当地一村民还曾在现场附近看到罗某顺着公路往德昌县城方向行走。 2月1日晚8时,案情分析研究会准时召开,会上对白天大家的工作进行了汇总,大队长胡崇禧在会上说道:“既然确定了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我们就做好这样的准备,既要找到犯罪嫌疑人,还要找到确凿的证据。目前先对外张贴悬赏通告,重奖提供有价值线索的人员,同时要求此案不破,专案组不准放假。”专案组的所有人对大队领导的这一指示都感到了额外的沉重。
      就快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洋溢着喜庆,但专案组的同志们却无法高兴起来,大家一想起死者死不瞑目的样子,就觉得身上的担子更重。为了能在“春节”前把案子破获,所有人员都拿出了“拼命三郎”的干劲。通过技侦手段,以出租车为时间节点分析梳理,最后剩下了7台重点嫌疑车辆! 2月3日,7辆重点嫌疑车辆已排查了3辆,还剩4辆车没有找到。主办案件的民警邱富权是一个从事交通事故处理2年的民警,由于在基层办理过不少的案件,在他的脑海里始终坚信:鸟飞过就会留下痕迹。通过综合分析,已经排查过的一辆面包车浮出了水面,驾驶员陈某有重大嫌疑!邱富权一阵兴奋,立即向组长报告了自己的想法,专案组立即通知该车驾驶员来交警大队配合调查。
      2月3日下午,专案组对陈某进行第二次询问调查。此时,专案组发现,他的车已于2月2日办理了转户手续,更换了新车牌。专案组民警顿时觉得情况可疑,为何之前他这辆车半年时间都不转户,而在春节如此繁忙的时候急着去转户?结合其他线索,陈某成了民警重点怀疑的对象。
      在询问过程中,一开始陈某仍然说当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并且对答如流,还清楚地记得1月30日晚在事故路段与一辆白色货车会车的细节。陈某为何会对几天前晚上行车的过程记忆犹新?为何会对答如流?情况反常。此次询问时间较长,期间,陈某即将临盆的大姐来到交警大队办公室催促民警尽快结束询问。民警将其劝说回去,大约10多分钟过后,她却携其母亲再次来到交警大队,并且与民警吵闹,干扰办案,行为异常。
      种种迹象表明,陈某可能在说谎。专案组组长陈文伟立即带领李正元、邱富权等对陈某加大询问力度,与其斗智斗勇,最终突破了他的心理防线。
      陈某承认当晚驾驶面包车从县城回家,并买了些零食边开车边吃。在接近事发路段前与一辆白色轻型货车会车后不久,看见路中间有一个灰白色物体,好像是个人,但是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接往前行驶。在经过这个物体时,感觉左边前、后轮压到了类似十多厘米大小的石头一样的东西(经勘查及调查现场并无这样的石头),车子颠了一下,他随即把车开走了。


      乘胜追击

      犯罪嫌疑人供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可是仅凭他本人的证言根本就无法顺利将其移送司法程序,在短暂的兴奋之余,专案组成员觉得肩上的担子更沉了。怎么才能把这个无头案办成铁案呢?从2月3日至2月26日,为了让整个案件的证据真实可信,专案组的同志放弃与家人团聚,全力以赴查找案件证据。就陈某证言中对事故经过的描述做了三次实验,并将实验录像放给陈某看,打消了犯罪嫌疑人的侥幸心理,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陈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3月3日,陈某已被检察院批准正式逮捕,至此,德昌“1·30”交通肇事案圆满告破。
      此案侦破的一个月时间里,专案组的办案民警放弃了新春与亲友的聚会,吃住都在大队,夜以继日地开展案侦工作。民警对每一个细微的节点都不放过,特别是确定犯罪嫌疑人后,办案民警并不认为可以轻松地卸下包袱,而是觉得要利用间接证据使犯罪嫌疑人没有翻供的可能,又将是一个更沉重的包袱,但是大家都表示:绝不能让他翻供,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
      此时,副大队长陈文伟5个月大的小孩生病发烧,妻子一再要求他回家帮忙照顾小孩,但他以案件正在关键时刻不能回家为由,让妻子独自照顾,妻子一气之下带着孩子回到了西昌娘家。直到顺利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他才到西昌接回了自己的爱妻和可爱的儿子,看着他一身的疲惫,妻子忍不住流下眼泪,他却打趣笑着说:“有什么好哭的,我不就看着老了一点嘛!”
      民警邱富权的孩子8个月大,妻子是一名幼儿园老师,“春节”到了,邱富权却不能回家,他的妻子把孩子带到交警大队,已经10多天没见到妻子、孩子的邱富权抱着小孩,堂堂男儿掉下了眼泪,不停地说:“宝宝,等爸爸把这个案子破了,一定好好陪你们娘俩儿!”
      民警杨波患有腰椎间盘突出,他却说:“我轻伤不下火线!”为了不影响到工作,他让爱人悄悄地把药送到单位,自己偷偷背着战友们把药服下。
      协警廖鹏直到案子顺利移交后,才去医院做了泪腺冲洗手术。
      为了表彰“1·30”交通肇事逃逸案专案组,德昌县公安局决定给专案组的主办民警进行嘉奖!
    关闭本页
 
上一条: “十八般武艺”整治酒驾 ——德阳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重拳高压整治酒驾
下一条: 没有下一条信息了